回顧分享

當我的兒子成為出家法師

演修告知我們要就讀僧伽大學時,我憂喜參半!憂的是我與同修都擔心、恐懼,害怕如果我們老了,病了、死了該怎麼辦而第二個念頭升起告訴我,妳不能障礙演修! 雖然自己已經在修行的菩提道上,而演修的出家決定,使我內心矛盾,非常難過及不捨,但也不能以親情來彼此牽制。我們都渴望法師們分享法義,但每個法師何嘗不是父母親心中的寶貝,他們無私奉獻給三寶,我們才能聽聞佛法,所以我不能自私自利,要歡喜接受孩子奉獻三寶的發心與決定。

01

猶記得常宗法師的關懷:老菩薩,世俗人說生個狀元兒子容易,要生個出家的兒子實屬不易呀,那是父母的福報。常越法師也說:老菩薩,演修選擇修行這條路非常正確、非常好,您要祝福及成就他。常因法師關懷的說:老菩薩,後您會有更多的兒子來關懷及祝福。

雖然有法師的關懷,也想理智的面對,但是那時候的情緒,只要朋友或師姐們問起演修及恭喜道賀,我馬上熱淚盈眶,直流而下,體會到五蘊熾盛與愛別離的苦。這樣的心情狀態持續大約一年多後,才慢慢消融淡化,原來我的執著是如此堅固,學習放下確實是不容易的事。

02

常常聽長輩說:生得兒身,生不得兒心。兒子們何嘗不是一樣的過程呢?每個孩子都是獨立的個體,不能照著我們規劃的藍圖走,就像一棵大樹長高茁壯,必須開枝散葉各自發展。身為父母,我愛演修,希望他快樂,所以尊重他的選擇,只能從旁協助及守護他,將不捨及難過轉換成祝福。

我與同修並不指望演修法師光宗耀祖、大富大貴,只希望他恪守本分、取之於社會,用之於社會,期望演修法師莫忘選擇出家這條路的初發心,在僧大努力學習佛法真義來奉獻社會,利益更多的眾生,不辜負聖嚴師父創辦僧伽大學的宗旨與悲願。

文:陳幼
圖:臺南法青會